CH

品牌文化

CULTURE

2007年7月,公司与美国凯华合资成立四川科瑞德凯华制药有限公司,专注于原料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0年12月,科瑞德凯华首次通过美国FDA认证,产品出口欧美市场,成为四川省首家向欧美市场出口人用原料药的企业。

学习赋能·研发新团队丨“省重点实验室”项目推进中的星与火

【摘要】:
省重点实验室项目目前所取到的进展,深刻展示出科瑞德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展示出公司研发中心所本身蕴含的强大实力和未来潜力,这是值得每一个科瑞德人骄傲和自豪的。

 摘要:“厅市共建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四川省重点实验室”建设项目是公司战略运营的重要一环,从2019年中开始,公司多个中心、部门积极协作,互相配合,最终顺利通过材料审核及专家评审等流程,这对于公司的成长及稳健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

 

项目概况丨“厅市共建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四川省重点实验室”简介

 

2020年3月,四川省科学技术厅、泸州市人民政府联合发文,批复同意支持建设厅市共建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四川省重点实验室。该实验室是以四川科瑞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西南医科大学为依托单位,是校企合作、政产学研融合的创新型科研平台,也是首家以企业为第一依托单位的厅市共建类型四川省重点实验室。

实验室研究方向为中枢神经系统药物领域的新药成药性评价研究、创新复方制剂研发、高端仿制药研究及产业化、系统性检测及个体化给药研究,实验室将聚焦于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产业化发展需求,建设成为本领域重要的创新基地和引聚培养高层次人才的平台。

 

推进流程丨“省重点实验室”项目推进始末及未来规划

2019年9月4日,四川省科学技术厅副厅长陈学华率队到泸县调研实验室创建工作。

2019年12月5日,四川省科学技术厅基础研究处一级主任科员刘行等考察实验室创建。

2019年12月25日,实验室通过四川省科学技术厅组织的专家评审。

2020年3月2日,实验室获得厅市联合发文批复。

 

以重点实验室建设为契机,突出研究特色,整合优势资源,促进高水平科技成果产出,通过项目导向,提高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实现企业创新驱动发展的目标,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对外宣传:通过实验室网站、企业微信公众号、线上学术交流等方式,扩大实验室的影响力。

开展实验:目前在实验室平台下开展的科研项目有十余个,未来几年逐渐产生批件。

 

 

优秀人物 · 黄荣(政府项目主管)丨 “学习、成长,突破”—扎实自我,只做星火

 

黄荣是2017年5月入职科瑞德的,之前一直从事的原料药合成工艺开发和新药筛选工作,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是说,长期的实验室工作让他产生了强烈的职业倦怠感。

“不甘平稳,想要尝试转变,总要舍弃舒适圈,重新学习和突破自我。”

“咸鱼还得偶尔翻一个身不是?”

入职公司之后,他选择从事医药知识产权工作,希望可以唤醒新的工作激情和找到崭新学习突破的方向。之前经验的累积,加上科瑞德研发中心领导和同事悉心指导、帮助,他很快适应新的节奏,顺利在之后的工作过程中撰写并提交多项发明专利,实现自我价值的提升。

“只要你觉得自己年轻,你就真的很年轻,这个情况做事,才会有激情,有学习动力,才能把事情做得游刃有余。”

所以,心态年轻的他就在去年接收到了沟通建设厅市共建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四川省重点实验室项目的任务。

 

 

 

 

 

 

而我初次和黄荣对接工作,契机是半途插入公司的“省重点实验室”项目,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接近项目推进过程中专家评审的阶段了。

本来的计划是,约了时间,一起从成都到泸县公司老厂找研发相关的领导确定专家评审的一些相关事宜,结果却因为我自个儿预判失误,结果错过了定点的动车。

然后就收到了一封嘲讽性质的微信短消息:“我先走喽,泸县见。”

那个时候,我就晓得,之后的对接工作会很轻松,因为我和他,都是一个“直男”。

不要多想,字面意思,有话说话,直接的男人。

 

之后就是各种围绕着专家评审的相关工作,那段时间,每次和他对接工作,他都是在动车上。

期间我也去过泸县两次,又跟着他跑了一趟泸州,看了西南医科大实验室运作的全貌,算是为我们自己省重点实验室的一些基本文宣展板制作的做了功课。

“里子是基础,实验室评选过程中专家和项目介绍这是必须的;但面子也很重要,毕竟是一眼能看到的东西,哪怕只是扫一眼,懂的人,自然心里有数。所以这些工作,还得靠你们。”

“我自己也在学习,边做边学嘛,项目每推进一点儿,自己的基础就扎实一点儿。”

“万事总有开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做不了熊熊大火,那是大人物才有的气势,我就只负责穿针引线,做一点小小的星火,能烧一点是一点,哪怕没得烧,燃烧点儿脂肪也行啊……”

话里带皮,他就是这么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事情忙中有序,总会持续推进,所以专家评审这一天,大家都很辛苦。

在这里,就不加赘述了,只是事后他拿着微信的那个六万步的步数,在我面前晒了很久。

 

 

12月25日,当天晚上我和黄荣一起坐动车从泸县返回成都,经过一天的评选,评审工作终于尘埃落定。

黄荣靠着车窗,突然问我:“这次项目频繁出差,来回忙乎,可是,你知道什么时候是最累的么?”

我这个时候还在摆弄相机里面这几天拍摄的照片,刚好滑到当天专家评审过程中他在专家讲话一侧搬东西的照片,回说:“今天上午?你可是两个厂子来回跑,还拖着那么多文件,啧啧啧,你这二百多斤的身子不得瘦一圈?”

黄荣白了我一眼,趴在前面靠背的支架上:“今天白天还好,其实现在是最累的。”

看见我有些疑惑,黄荣继续说:“之前从接到项目开始,是熟悉材料到忙得连轴转的状态,而这几天,神经又一直绷着,都还好,现在事情基本成了,剩下的就是一些缝缝补补的工作,所以现在,整个人轻松下来,压力一下子就来了,所以,这个时候是最累人的。”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晚上的庆功宴的时候,这个平时胃口大的出奇的汉子,竟然只吃了五分饱,并且从上了动车之后,就没什么精神。

 

动车到了成都,黄荣也就在位子上睡到了成都。

车子停下来的前几分钟,我喊醒了黄荣。

他迷迷糊糊地在最后几分钟去了一趟动车厕所,然后在门口我就听到了咔嚓一声。

半分钟过后,黄荣笑嘻嘻地站在我面前,拿着屏幕摔得稀碎的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

“碎碎平安,岁岁平安,手机替我挡下一灾,接下来的事情万事就顺利了。”

我咧了咧嘴,问:“你还信这个?”

他点了点手机屏幕,:“不信还能咋样,嚎着哭啊?”没有任何反应,“换句话说,现在坏得也是时候,不是刚好5G么?也有由头换手机了不是?”

 

下了车,也就要分头走了,我和他的路线刚好是反着的。

临出口的时候,看着他嘴里碎碎叨叨,就晓得他还是肉疼手机。

这个时候,我会觉得,和他相处工作,其实很……轻松。

 

做事认真,为人有趣,生活又很真实,这样的人,不多了。

 

省重点实验室申报及评选过程中,公司上下齐心协力,各部门相互配合,把这个连省科技厅领导都认为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做成了。

期间每位参与的公司同事都身担重压,但却努力做好属于自身的本职工作,为项目的顺利推进付出心力,为所有人点赞!!!

星火虽小,聚可燎原。

这个项目目前取到的进展,深刻展现出科瑞德大家庭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展示出公司研发中心所本身蕴含的强大实力和未来潜力,这是值得每一个科瑞德人骄傲和自豪的。

研发花开漫枝头,暂表一枝。接下来,我们后续会带领大家继续了解研发中心的其他项目和正在自身岗位默默付出优秀研发人,学习赋能,研无止境。